彩无双娱乐

当前位置:彩无双娱乐 > 发展动态 >
盘点历史上的海南佛寺

纳西族地区又是佛教(禅宗)和喇嘛教(密宗)交汇的地方,红教喇嘛寺从藏区往南传到丽江为止,掸宗和尚庙由内地往北传也到丽江为止,因此纳西族也信佛教和喇嘛教,还有信道教的,构成了信仰多种宗教的民族。

第三板块为佛教、道教文化游,主要由九华山、天柱山、齐云山、齐山、迎江寺、赭山、太白楼等地的佛教寺庙及道教道观等佛、道文化游。

佛教寺庙有没有像教堂那样出现比较现代的造型。

台湾佛教界将其认定为依附、攀附佛教,利用佛教名义从事非佛法、不符佛法,甚至进行非法活动的异端教派。

虽然我们不能预知如果太平公主胜利后唐朝社会将如何发展,但我们肯定知道了唐玄宗李隆基的胜利,以及此后的政策结束了自武则天晚年以来十余年的政局混乱和社会不稳定,为唐朝的鼎盛奠定了一个比较坚实的基础。

其实他们是混淆了“阿逸多”弥勒佛和别的弥勒佛,比如还有“转轮圣王”弥勒佛,释迦牟尼曾多次提到过未来佛,说末法时转轮圣王(金轮王)将下世为弥勒佛,救度众生。

1.通过本课学习,使学生了解唐朝建立、贞观之治和武则天的统治等基本史实,为进一步学习和掌握唐朝的历史奠定基础。

为了配合武则天的政治改作,不久有数万人上表请愿,请求武则天实施改朝换代。

唐代:从大云寺到开元寺

唐代著名大和尚鉴真法师为弘扬佛法五次东渡日本未果,第五次漂流到南山,在此居住一年半之久并建造佛寺,传法布道,随后第六次东渡日本终获成功。

鉴真大师一生6次东渡日本,直到66岁,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才东渡成功。

唐代着名大和尚鉴真法师为弘扬佛法五次东渡日本未果,第五次漂流到南山,在此居住一年半之久并建造佛寺,传法布道,随后第六次东渡日本终获成功。

唐玄宗时期,鉴真应日本僧人的要求,东渡日本,至第六次才成功到达日本,鉴真在日本辛勤传播唐朝文化,促进了中日之间经济、文化的交流。

到了武则天之子唐中宗再次即位(705-710年),要求罢大云寺,新置大唐中兴寺。到武则天的孙子唐玄宗,是一位信奉佛教和道教的皇帝,他在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年),诏令天下各郡州治都要至少建寺院和道观一所,凡在开元年间建的,皆以他的年号开元(713-741)命名为“开元寺”或“开元观”。远离朝廷的海南岛也不敢怠慢,就在这一年,海南岛上至少有两座寺院拔地而起,其中一座是位于海南政治文化重心的崖州(州治在今海口市旧州镇);另一座便是位于大唐南极的振州城(今三亚市崖城镇)。鉴真一行在本岛南部入住“大云寺”,在北部则入住“开元寺”。

第一座是罗汉殿,第二座佛殿后部供一尊大的弥勒佛像,第三座佛殿供的是一尊小的释迦牟尼像,其两侧分别有一鹰塔。

佛像全身共用紫铜皮二十三万余斤,黄金八千多两,眉间白毫用的大金钢钻石三十个,大珍珠三百余颗及各种珊瑚、琥珀、松耳石等一千四百多.由一百一十名工匠,花了二年多的时间才将佛像建成,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镀金铜佛.佛教认为,五亿七千年之后强巴佛将接替释迦牟尼而成为佛教至尊,故称之为未来佛.。

更世俗化,富于生活气息第三节 佛教寺庙一、佛寺建筑的历史演化佛教建筑由以塔为中心演变为以殿堂为中心的过程,标志着佛教中国化的过程。

云冈石窟和龙门石窟石窟艺术是佛教寺庙建筑的一种,起源于印度,东汉末年随着佛教传入我国,这一艺术形式也传了进来.南北朝时期佛教盛行,统治阶级为了稳定自己的统治,麻痹人民,大力宣扬佛教,除了兴建佛寺、铸造佛像以外,还役使数以万计的工匠劈山削崖,开凿了数不清的石窟.其中最著名的是山西大同的云冈石窟和洛阳的龙门石窟.大同曾是北。

两宋:琼山万宁佛寺各占1/3

两宋时期,海南的佛寺建筑数量大幅提升。

据海南大学副研究员张朔人博士统计,两宋时期海南岛与佛教相关联的寺堂庵建筑达15处,比起唐代的寺庙数量有着极大的提高。据正德《琼台志》记载,两宋时期的15座寺庙包括:琼山的天南寺、开元寺、弥陀道场、水月堂、三滴水堂;澄迈的永庆寺;文昌的觉照堂、崇真堂;儋州的开元寺、光孝寺;万州的报应寺、水月堂、灵照堂、维石堂、鸡竺庵。由此可以看出,两宋的寺庙在空间分布上也突破了唐代的南北设置的格局,彩无双在昌化军(明,儋州)、万安军(明,万州)和琼州下辖的琼山县、文昌县都有分布。其中,琼山县和万安军的数量各占总数的三分之一。另外,除了琼山的开元寺与南汉时期的乾亨寺有着一定的承继之外,唐代的相关建筑基本没有保存,甚至在宋人王象之的《舆地纪胜》中,作为古迹也难见其踪。这说明,北部和东南部是两宋佛教在海南岛发展的主要地区。

其为国为民的丰功伟绩各历史资料均有记载,清光绪《潮阳县志》所记载县城衙前大街曾立有碑坊:潮阳三凤坊、甲第元魁坊、京闱解元坊,均为纪念潮中“三凤”:姚琛、姚瑷、姚绍而立。

傅青主,本名傅山.大多熟读梁羽生与金庸著作的朋友,一定识得此人.此人明末清初人氏,出生于太原阳曲,博艺多才、重气节、是个有思想、有抱负的江湖豪强.其生平,不见于正史记载,甚至连专门记载地方历史陈迹的县志、府志,也只见廖廖数语.但是其流誉以及影响,却是相当之大,相当之深.。

然关此记载,除《电白县志》外,余未之见,且番薯自海外传入中土,首到广东,除此记载外,亦未多睹,究竟林公之事,真耶否耶。

据县志记载,该寺建自北魏孝文帝太和年间(477—499),寺的殿基、石佛至今尚存。

元代:琼山佛寺数量一枝独秀

到了元代,佛寺数量继续增加。

据统计,从数量上来看,元代新建寺庙17座,外加对前代3座庙宇维修,比宋代略有增加。据《琼台志》记载,这些寺庙和佛塔包括:琼山的大兴龙普明寺(天明塔)、天宁寺(建有丁村塔)、寿佛堂(东岸塔)、延寿堂(苍驿塔、买椰塔)、天明堂(石山塔)、普庵堂(雷顺塔),另有两处观音阁(不包括改建成大兴龙普明寺的观音阁);澄迈的辑瑞庵(买榔双塔);临高的天王寺、地藏超度堂、大海庵、观音堂;儋州的凌霄庵;昌化的宁寿寺;万州的维石堂;崖州的天宁寺;感恩的观音堂。另据海师大文学院教授、海南省地方志学会副会长李勃统计,元代海南寺庙共有30座。

张朔人认为,元代海南佛教建筑在空间分布上有着新的变化,在本岛南部、西部的崖州、感恩、昌化等地,元代的寺庙皆有所拓展。其中,崖州的天宁寺又称铜佛寺,居然有3座释迦牟尼的铜佛像。但寺庙主要分布仍然在本岛的北部琼山地区,数量由前朝的5座,增加到10座(1座前代,新建9座),呈现成倍增长的趋势。而在万安州,佛寺数量则从宋代的5座降低到元代的1座,开始向衰败转变。元代佛教建筑方面,还体现在塔数量的增长,即由前代的2座增加到9座。主要分布在本岛琼山和澄迈的北部地区,其中琼山地区为7座,澄迈2座,尤其是澄迈的美榔双塔极具特色。

明代:从普明寺到天宁寺

· 二十多年前,都说朱元璋(明太祖)是民族的革命者,其实是并不然的,他做了皇帝以后,称蒙古为「大元」,杀汉人比蒙古人还厉害。

),明太祖朱元璋的嫡次孙,明朝的第二个皇帝。

朱元璋是明朝时期开国帝王,即为明太祖,原名朱重八,字国瑞,濠州钟离人,生于公元1328年,最终死于1398年6月24日,死后被葬在明孝陵。

明朝自第一代皇帝朱元璋开始,包括明、清两代,每一个皇帝不论在位时间长短,只用一个年号,如明太祖只用洪武,清高宗只用乾隆。

据《琼台志》记载,明代中前期的新建和修缮的寺庙包括:琼山的天宁寺、弥陀堂、天明堂、老佛庙、三山庵和3处观音阁;澄迈的永庆寺;临高的观音堂;定安的观音堂;文昌的观音堂、万寿堂、觉寿堂;乐会的观音堂;儋州的开元寺;昌化的宁寿寺;万州的天宁寺;崖州的天宁寺、观音堂;感恩的观音堂。而在明代后期,又新建了一批寺庙,包括琼山的地藏宫、金粟庵、白衣庵、明善庵、大士庵、广惠寺、莲花庵;会同的聚奎塔、维蹑塔;陵水的双容寺。

张朔人认为,明代佛教建筑无论是数量还是空间布局上,比元代有大幅增加,并具有两大特点:一是从普遍性来看,比元代仅分布在七州县,明代有着进一步的扩展,定安、文昌、乐会、会同、陵水等五县都新建了佛教建筑。二是新建佛寺呈现出二个高峰期,第一个高峰期在洪武永乐年间,新建建筑主要体现在“观音堂”系列上,如海口、定安、乐会、崖州、感恩五州县皆有此类建筑;此外,对前代寺庙建筑的修葺和增扩。第二个高峰期是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大地震之后,空间以海府地区最为集中。该时段建筑也体现在维修和新建的两个层面上,前者以在地震中倾圮的天宁寺、明昌塔为代表;新建则以“庵”、“塔”系列建筑为典型。明末崇祯年间也有修建行为。

洪武二十三年时,朱棣采取了朱元璋时期北伐的惯有战略,隐蔽深入,袭击蒙古军队休养生息的据点。

这既是中国戏剧走向成熟的标志,也是剧本由元杂剧四折一楔子过渡到明清传奇、杂剧动辄唐宋时期流行的参军戏,只有参军与苍鹘两个角色,其表演形式,有如今之东北“二人转”。

中国自古皇帝独尊,明清更是皇帝独裁的登峰造极时期,所以任何分权或者民主改革均难以执行。

1398),字国瑞,明朝的开国皇帝,俗称洪武帝、朱洪武,庙号太祖,其统治时期被称为洪武之治。

明永乐年间(1403-1424年),知府王修设“僧纲司”对寺院进行地方管理,并赠送门匾“海南第一禅林”给天宁寺。特别是明善慧捐财重建观音阁及修正殿、普庵堂、四大天王等宫,其诸佛像皆金妆雕绘,寺宇充实,外观壮丽,成为海南规模最大的一座佛教寺院。

其子哈尚德在乾隆初任过总兵。

始建于宋,元至元中重建,明清虽几度重修,但桥墩仍系元代建筑物。

眉山市东坡区三苏千佛寺始建于周汉,清朝康熙年间重建,乾隆五十二年又扩建。

元至元七年(公元1270 年),两度重建,现存殿宇,盖为元代遗物。

( 发布日期:2018-06-06 00:00 )